立寒蒲

何必为那些不值得的人伤神。

晚了一步,错过爱情。

不管什么理由,齐衡都是娶了县主,那他和明兰这一段就是结束了,明兰都把瓷娃娃还回去了,明兰没有义务一辈子守身如玉等着他,明兰当然可以继续去寻找自己的幸福。如果县主一死齐衡就去再续前缘,那后面明兰嫁别人还可以指责,但是齐衡又没去找她,明兰怎么知道齐衡在为娶她做准备,明兰怎么知道齐衡还想娶她?明兰知道郡主那么嫌弃她,已经被羞辱过一次了,已经被负过一次了,怎么会还痴心妄想?
明兰没有为了嫁一个高门大户抛弃初恋,明兰才是那个被抛弃的人。

林小娘突然智商下线了吗?按她的人设,就算墨兰被关起来了,她应该是装柔弱装深情,以自己和主君的自由恋爱比喻墨兰和梁六郎的感情,不断哭诉求情让主君心软吧,怎么突然自曝了?这又不是最后生死绝路了为什么要和主君翻脸?后面又墨兰说和卫小娘那时候一样,哭一哭就会让主君回心转意,那之前为什么和主君说那么多撕破脸的话?
还有主君也奇怪,主君说墨兰不知廉耻,林小娘说当初白日宣淫是不是也不知廉耻,主君怎么就突然怀疑她们的爱情了?这时候林小娘怎么不和以前一样诉说她情深不能自已了?为什么翻脸坦白自己根本不爱主君?
感觉就是想快点让林小娘下线,草草收场了。

齐衡太惨了吧

太心疼齐衡了,从小顺风顺水长大的乖孩子,遭遇过最大的打击大概就是认妹妹了,但是这一次之后他知道六妹妹心里也喜欢他,想必还是心中怀有期待,男未婚女未嫁,只有他努力还是有可能的。
不为的死是他第一次面对死亡,面对母亲的冷酷。不为是他贴身的小厮,齐衡说不为敬他,爱他,心里疼他,不为可能某种意义上就是填补了他兄长的角色。不为在这个家里,是唯一一个关心齐衡内心的人,现在这个人被母亲杀死了,就是杀了他的心。这和很多父母一样,孩子只要按照他们的想法或者就好,只要是他们觉得对孩子好就好,至于孩子内心如何,他们不在乎。
齐衡会干呕,会昏倒,一面是对不为的死亡的极致的悲痛,一面是第一次面对死亡的痛苦,还有见识到母亲的残忍,可能在他看来,母亲端庄知礼,没想到她居然如此草菅人命,最后还有对自己的无能为力的痛苦,不为在门外被打死的时候,他除了跪地哀求,一点办法都没有。

女妖精是重要剧情推动器(续)

齐衡x裴文德

经过上一次同榻而眠后,齐衡觉得自己和裴文德的关系已经是突飞猛进,每次见了都要搂搂抱抱,撒娇撒痴。
暗色的腰封把裴文德腰紧紧裹住。齐衡有时候真的奇怪,怎么裴文德每日习武这腰竟然纤细,他轻易就能抱住,双臂环过还能空出许多,尤其当他穿着大氅时,感觉都能把他整个裹进怀里。有时候裴文德心情好,他还能偷偷摸一摸裴文德的肚子。
齐衡马上就要去科考了,一想到要连着三日见不到裴文德就心里一阵子不得劲儿。
科考前一天,齐衡打听好了裴文德在裴府休息,特意带着一盒子玫瑰酥饼去找他。
裴文德一边吃玫瑰酥饼一边听齐衡絮絮叨叨,一会儿抱怨科考要连考三天,一会儿又说考场里一人一间屋子他这三天都要自己一个人,一会儿又忧心自己辛苦读书这么多年不知道能不能考上。裴文德听他说个不停,青竹般清俊挺拔的少年郎,却这样爱撒娇,忍不住笑了笑,偏巧这时嘴里还含着一口玫瑰酥饼,他嘟着嘴笑,看着像个贪吃的小仓鼠一样。
齐衡看着他的笑靥,心里微微发痒,真想去捏一捏他的脸,可想到他平日里沉稳持重,不敢放肆。
齐衡正想着,不想裴文德却猝不及防的戳了一下他的额头。从小
吃着玉粒金莼长大,风吹不着他,雨淋不到他,一张脸白白嫩嫩,跟刚剥开的棱角一样。齐衡捂着额头,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裴文德。
裴文德看齐衡一脸控诉地看着他,温柔地笑了笑,拉过齐衡的左手,在他手心里画了一个清心符,“好了,有了这个清心符,你在考场也不会冷,不会燥了。祝你旗开得胜,一举中第。”
齐衡得了这清心符,心里乐开了花,一笑起来,如明珠生辉,又把左手举到跟前细细看了手心里散发着金光的符文,金光闪了闪慢慢消失,“唉?这符咒怎么不见了?”
裴文德好笑地看着他,“若是一直发光,让别人看见了怎么好?不过是藏起来罢了。”说着又拉过齐衡的左手,双手合住,“你专心感受一下。”
齐衡觉得裴文德双手清瘦有力,指腹微微有些薄茧,他费了半天劲儿才能专心感受他的手心。齐衡感到他手心微微发烫,那金色的符文又浮现出来了。齐衡握紧左手,只觉得心里满足极了,“我一定好好保存这个清心符。”
裴文德笑着摇了摇头,“这符也就三四天的效力,等你考完出来,也就散了。”
齐衡一听又不依了,扯着裴文德的袖子撒娇,“裴哥哥,那你等这符散了,要再给我画一个。”
裴文德说道:“你一个小公爷,平常又遇不到什么危险,花那么多符在身上做什么?”
齐衡委屈地说:“怎么没有危险,咱们第一次见面,不就是因为我遇到危险了吗?”
裴文德想起他之前被妖怪掳走,心里软了几分,声音也温柔了几分,“好,等你考完出来,我再送你一个护身符。”
第二天,齐衡在父母的陪伴下,进考场科考去了。
裴文德隐在街角,看着齐衡进去了才在心里祝福一句,转身离开了。

看了预告,齐衡妈妈你太狠了吧!心疼小公爷,那么期待地来到盛家以为是来提亲,多难过啊😫!
我心疼死我明兰了啊!虽然一直说要拒绝齐衡,但是知道要来提亲,也是有期待的吧,结果居然是认妹妹😭
齐衡可能还不放弃,还会想继续努力,但是明兰之后不会再抱有任何嫁给齐衡的期望了吧,这样不合实际的美梦,只会放任自己这一次吧😭
心疼明兰,女孩子活在世上,真的太辛苦了啊😭

知否看到16集了,虽然齐衡对明兰的喜欢很真挚很纯粹,但是我还是觉得他不适合明兰,他锦衣玉食金尊玉贵的长大,他完全不了解明兰的难处。如果明兰是如兰那样的嫡女,她说不定会放肆与齐衡爱一场,家人的支持也让她有勇气和齐衡一起面对郡主,但是她不是,她没有任何依靠。她对齐衡有喜欢,但是那一点喜欢不足以让她冒险,更何况她一直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心陷的太深。
在寺庙那一段,如果齐衡是男主的话应该是一个重大的情感转折点,因为明兰把自己的难处说了出来,这算是明兰第一次表达自己的内心,可惜这时候的齐衡还是天真不知世事的小公爷,能想到的只有被发现了就娶明兰。可是这点保证轻飘飘的没有任何信用,齐衡没有抓住机会,所以明兰可能喜欢齐衡,谁能不喜欢齐衡呢,但是明兰恐怕是没有爱上齐衡的。
十几岁的少年感情热烈又纯粹,可惜这不是明兰需要的。
唉,最后还是要心疼明兰,明明动了情还是要不断用理智来提醒自己忘记。

女妖精是重要剧情推动器

齐衡x裴文德
—————————
国公府的小公爷被妖物抓了,缉妖司紧急出动,前去救援。
妖物藏得不远,就在郊外的一间破屋子。
裴文德破开结界,进去里面却看到满目大红,这房间里竟是被布置成了喜房,那妖物是个女妖精,正拉着一脸茫然的小公爷喝交杯酒。
“妖孽!放开他!”裴文德提剑刺去,那女妖惊叫一声窜出屋外,被缉妖司众人抓个正着。
裴文德走进去查看小公爷,见他还是一脸呆滞,知他是被妖精迷了心智,抬手在他眉心一点,解开了迷障。
小公爷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定睛一看,就看到一片火红烛光下还是显得冷冷清清的裴文德,“你是何人?”
裴文德见他清醒过来,送了口气,“缉妖司首领,裴文德。别怕,你已经安全了。”
小公爷见他脸色软和下来,便忍不住冲他笑了笑,“叫我齐衡就好。”
裴文德看着他的笑容却是愣了一瞬,心想,“看你这色如春花,目若秋波的模样,难怪这妖精会抓你。”
这一次救援之后,齐衡便缠上了裴文德,一有空便往缉妖司跑,齐衡对这个比他大了三岁的裴相之子好奇极了。他也不白去,不是带着刚出炉的糕点,就是带着上好的笔墨纸砚,有时还送一些朱砂,给裴文德画符用。
裴文德原不想理这天真无忧的小公爷,可看着他满脸笑容,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这天齐衡一放学就又来找裴文德,“裴哥哥,下个月我过生日,府里要开个宴会,你来陪我过生日,好不好?”
裴文德看着经书,也不看齐衡,“我不喜欢那些场合,就不去了。”
齐衡拉着裴文德的衣袖晃荡,“裴哥哥,你可是我救命恩人,你要是不来,我这生日过着还有什么意思啊?”齐衡越说越委屈,说到最后,都是撅着嘴撒娇了。
裴文德叹了口气,扭不过他,只能答应,“我去略坐一坐就走。”
齐衡一听他答应,满心欢喜,“好,好,你肯来就行。”
到生日那天,裴文德果然早早来了,送完贺礼就要走,被齐衡硬拉着坐下喝了几杯,“裴哥哥,你再多呆一会儿吧。”
裴文德实在不想多留,“缉妖司事多,我必须回去了。”
齐衡也知他确实忙,只好说“那你以后多来我家看我,我被妖怪抓了一次,一直害怕。你多来陪陪我,我就不怕了。”
裴文德看他一脸渴求,又想他年纪小,心里不忍,只好答应他,有空就来陪他。
齐衡一听他答应便笑开了,裴文德看着他的笑脸,心想果然是个孩子,这么容易就开心。
之后裴文德果然信守承诺,时不时来看齐衡,可是他平日事多,三两个月才去一次。
一天夜里,裴文德突然来找齐衡,没惊动旁人,是翻墙进的,进来了就站在院里发愣。
因是春天,天气暖了,齐衡晚上怕气闷,开着窗,裴文德没站一会儿就被齐衡看见了。
齐衡一见他就欢喜无比,忙去迎他。走近了却闻到他一身酒气,看到他一脸痛苦和困惑。“哥哥,怎么了?”齐衡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脸。
裴文德轻轻说道“元若,我今日杀了一只狐妖。我去捉拿她时,她负隅反抗,我怕她伤及无辜,只能杀了她。后来我发现,这狐妖嫁了一个书生,多年操持家务,服侍公婆,任劳任怨。如今这书生高中,想娶高门千金便举报了狐妖。”
裴文德轻轻转动眼睛,望向齐衡,“元若,妖,也有好的吗?”
齐衡只觉得心疼极了,往日里如宝剑一般冷静又坚强的人现在却这般脆弱,“哥哥,我没和妖打过交道,但是我想,既然人也分好人和坏人,那妖应该也是分好和坏的吧。”
裴文德愣愣地重复“妖也有好的?妖也有好的?”
齐衡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担忧,他拉住裴文德冰冷的手,“哥哥,先进屋吧,你手都冰了。”
谁知他一拉,裴文德却痛哼一声,往地上到去。齐衡忙把他捞进怀里,“哥哥,你怎么了?”然后就看到裴文德脸上浮现出鲜红的血色,裴文德表情异常痛苦,像是在苦苦压抑什么。
齐衡害怕又茫然地抱着裴文德不知道该怎么办,突然看到裴文德衣领里露出一个书角,是他上次看的经文,抽出来一看,是清心咒。
齐衡看了看裴文德,看他眉头紧皱,满头大汗已经打湿了头发,急忙把经书打开念了起来。
一本经书念了大半,裴文德才渐渐平静下来。
齐衡看他脸上血丝尽褪才停了下来,“裴哥哥?”齐衡轻轻晃了晃裴文德,发现他已经筋疲力尽地睡着了。
齐衡舍不得叫醒他,又不愿意叫来下人,只自己把裴文德抱进房间,放在了自己的床上,除去外衣和鞋袜,盖好了被子。
齐衡在床边站了片刻,总觉得自己不放心让裴文德一个人睡,“万一他又发作呢,我总要及时给他念经。”这样想完,便心安理得地在裴文德身旁睡下。看着裴文德头发散落的模样又忍不住将他搂进怀里,才心满意足地睡去。

磕rps还是毒唯姐姐会磕,真的厉害了。我觉得cp粉和毒唯姐姐的矛盾就在于,cp粉觉得我磕rps但是我知道他们一直只是兄弟而已,这cp是假的。而毒唯姐姐认为真爱过但对家渣男所以分手反目成仇。一个真相是假,一个真相是真,难怪毒唯姐姐这么怒怼cp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