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吹雪

何必为那些不值得的人伤神。

豌豆王子

唉,我是现任水源亚斯兰帝国二度王爵,杀戮王爵。我拥有亚斯兰帝国上古四大神兽诸神黄昏和十二面盾器之一的死灵镜面。我,是幽冥。我只想得到一个真正的王子。
我和我的先祖一样走遍了世界,但是这可能是必要的环节,不论在什么地方,我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障碍,而王子是有,但总有这样那样的缺点。
结果,我也只好回到家中,希望暴风雨早点来临。

有一天晚上,狂风咆哮着,猛地把门打开,摔在墙上,烟囱发出低声的呜鸣,犹如在黑夜中哭泣。天空在掣电,在打雷,在下雨!不,这不是暴风雨,这是命运!
我焦急地等待着,心跳如擂。雨越下越大,这真使人有些害怕啊。终于,有人在敲门!我如闲庭信步般走过去开门,我捋了捋头发,我理了理衣角。
只见门外立着一位俊俏的公子,风华正茂,芝兰玉树。他抬头看我,一双湛蓝的眼睛像是盛满了星辰。
“在下樱空释,路过宝地,不想天降大雨,还望主人能收留一宿。”
“在下幽冥,风雨留客,释公子不比担忧,安心住下就是。”
“多谢。”
啊~他的声音真是恰似流水击石,清明婉扬。

樱空释走进来,拉开披风的带子将披风脱下,露出月光般皎洁的银发,又咬着指尖除去手套,一双手如葱根般白皙。
他一定是一位王子!
我瞧见释的衣摆被雨水浸湿了,忙领他去沐浴,又命人去准备热乎的食物。
沐浴更衣后的樱空释风姿更盛,看到桌上的食物向我投来温柔感激的目光。啊~这样一双秋水明眸,真希望能这样永远都望向我!
我在床榻上放了二十张床垫子,又放了二十床鸭绒被。至于为什么是二十床,没办法,再放就没地方睡觉了。
我将樱空释请进卧室,他看到我的精心准备,很是感动。不过他好像太累了,很快就表示要休息了。

唉,我看着窗外的风雨叹息,释真是太矜持了,为什么不让我抱他飞上床呢,非要什么梯子。
糟糕!忘记放豌豆了!色令智昏啊!

第二天,雨后初晴好天气,我的小王子早早地换好自己的衣服要告辞离去。我再三挽留,他告诉我他思母心切,想尽早回仞雪城看望母亲。没办法,我只能依依不舍地送他离开。

但是没关系,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明天就去仞雪城求亲!但是还没有用豌豆测试啊,怎么办?这样就不符合题目了!没关系,我不是一个迂腐的人,什么都比不上真心相爱更重要!

释果然是个王子,而求亲比我想象的要简单很多,听说是因为岳母被卡索同人鱼公主的婚事刺激到了,一心要为儿子寻一门不输给卡索的亲事。岳母大人慧眼如炬啊!

之后便是盛大的婚礼,至于有多盛大,请参考探春和亲。

此处省略一千字。

ps:他果然是一位真正的王子,他娇嫩的皮肤只怕放一粒芝麻都会被硌伤。嘿嘿。

评论(5)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