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吹雪

何必为那些不值得的人伤神。

“没有真实的疼痛。

你感受不到那种因生活而生的确实的情感,每一个人物都像涂脂抹粉的假人,再怎么青筋爆裂地撕逼,看上去,都像为作而作的咆哮。

这场打魂兽的大高潮,怎么看,都是僵尸大战怪兽的既视感。

这种“僵尸”感,从动作贯穿到感情。

他们之间的感情却缺乏从陌生,到熟悉,再到亲密的发展过程。

情感没有铺垫,却突然升华。

这种莫名其妙的僵硬情感线,《爵迹》中比比皆是。

不要说是因为原设定太过宏大。

无论多么宏大的故事背景,讲清楚一个故事,是商业片导演的基本能力。

没讲好,就是失败。

郭敬明没有讲好故事的首要原因,就是在叙事上太过贪心。

大到整个世界的起源来由,小到一件装备的名字和功能,他都想告诉观众。

更不用说完全混乱的人物关系……

缺少分明的主线,又没有把控好叙事的节奏和详略。

最终,呈现出一部虚张声势的电影——

它喧嚣着,混乱着,也空洞着。

我们能看到他用力突出的大场面,却感受不到一丁点击中人心的悲壮。

评论,不该是盲目的攻击。

再说了,一个郭敬明,就能拉低中国电影的底线,那更是对中国影迷审美的侮辱。

相反,围绕在《爵迹》身边的争议,与它暴露的弱点,恰恰是今天绝大部分国产片亟待解决的顽疾。

如果一部电影,不能让观众看到真实流动的情感。

哪怕它技术再先进,画面再精美,明星再豪华,人气再高涨——

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判定:它是烂片。

说到底,电影的本质,是影迷与导演,就人生互为交换,就痛苦,悲伤,喜悦,逼近内心的促膝长谈。

这才是电影该有的互动。”

摘自毒舌电影

评论

热度(3)